原创司马迁《史记》五帝本纪!你不清新的帝尧

  

原标题:司马迁《史记》五帝本纪!你不清新的帝尧

帝尧者,放勋。其仁如天,其知如神。

就之如日,看之如云。

富而不骄,贵而不舒。

黄收纯衣,彤车乘白马。

能明驯德,以亲九族。

九族既睦,便章平民。

平民昭明,相符和万国。

乃命羲、和,敬顺昊天,数法日月星辰,敬授民时。

分命羲仲,居郁夷,曰旸谷。敬道日出,便程东作。日中,星鸟,以殷中春。

其民析,鸟兽字微。

申命羲叔,居南交。便程南为,敬致。

日永,星火,以正中夏。

其民因,鸟兽希革。

申命和仲,居西土,曰昧谷。

敬道日入,便程西成。

夜中,星虚,以正中秋。

其民平易,鸟兽毛毨。

申命和叔;居北方,曰幽都。

睁开全文

便在伏物。

日短,星昴,以正中冬。其民燠,鸟兽氄毛。

岁三百六十六日,以闰月正四时。信饬百官,多功皆兴。

尧曰:“谁可顺此事?”放齐曰:“嗣子丹朱开明。

”尧曰:“吁!顽恶,不消。

”尧又曰:“谁可者?”讙兜曰:“共工旁聚布功,可用。

”尧曰:“共工善言,其用僻,似恭漫天,弗成。”

尧又曰:“嗟,四岳,汤汤洪水滔天,浩浩怀山襄陵,下民其忧郁,有能使治者?”

皆曰鲧可。尧曰:“鲧负命毁族,弗成。”

岳曰:“异哉,试弗成用而已。”

尧于是听岳用鲧。九岁,功用不成。

尧曰:“嗟!四岳:朕在位七十载,汝能庸命,践朕位?”

岳答曰:“鄙德忝帝位。”

尧曰:“悉举贵戚及陌生潜在者。”

多皆言于尧曰:“有矜在民间,曰虞舜。”

尧曰:“然,朕闻之。其何如?”

岳曰:“盲者子。父顽,母嚚,弟傲,能和以孝,烝烝治,不至奸。”

尧曰:“吾其试哉。”

于是尧妻之二女,不悦目其德于二女。

舜饬下二女于妫汭,如妇礼。

尧善之,乃使舜慎和五典,五典能从。

乃遍入百官,百官时序。

宾于四门,四门穆穆,诸侯远方来宾皆敬。

尧使舜入山林川泽,暴风雷雨,舜走不迷。

尧以为圣,召舜曰:“女谋事至而言可绩,三年矣。

女登帝位。”舜让于德不怿。正月上日,舜受终于文祖。

文祖者,尧大祖也。

于是帝尧老,命舜摄走天子之政,以不悦目天命。

舜乃在璿玑玉衡,以齐七政。

遂类于天主,禋于六宗,看于山川,辩于群神。

揖五瑞,择吉月日,见四岳诸牧,班瑞。

岁二月,东巡狩,至于岱宗,祡,看秩于山川。

遂见东方君长,相符时月正日,同律度量衡,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物化为挚,如五器,卒乃复。

五月,南巡狩;八月,西巡狩;十一月,北巡狩:皆如初。

归,至于祖祢庙,用特牛礼。

五岁一巡狩,群后四朝。

遍告以言,明试以功,车服以庸。

肇十有二州,决川。

象以典刑,流宥五刑,鞭作官刑,扑作教刑,金作赎刑。

眚灾过,赦;怙终贼,刑。钦哉,钦哉,惟刑之静哉!

讙兜进言共工,尧曰弗成而试之工师,共工果淫辟。

四岳举鲧治鸿水,尧以为弗成,岳彊请试之,试之而无功,故平民未便。

三苗在江淮、荆州数为乱。

于是舜归而言于帝,请流共工于幽陵,以变北狄;放驩兜于崇山,以变南蛮;迁三苗于三危,以变西戎;殛鲧于羽山,以变东夷:四罪而天下咸服。

尧立七十年得舜,二十年而老,令舜摄走天子之政,荐之于天。

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。平民悲悲,如丧父母。

三年,四方莫举笑,以思尧。

尧知子丹朱之不肖,不及授天下,于是乃权授舜。

授舜,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;授丹朱,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。

尧曰“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”,而卒授舜以天下。

尧崩,三年之丧毕,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。

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,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,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。

舜曰“天也”,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,是为帝舜。

帝尧者,【集解】:谥法曰:“翼善传圣曰尧。”

【索隐】:尧,谥也。放勋,名。帝喾之子,姓伊祁氏。案:皇甫谧云“尧初生时,其母在三阿之南,寄於伊长孺之家,故从母所居为姓也”。

【公理】:徐广云:“号陶唐。”帝王纪云:“尧都平阳,於诗为唐国。”徐才宗国都城记云:“唐国,帝尧之裔子所封。其北,帝夏禹都,汉曰太原郡,在古冀州太走恆山之西。其南有晋水。”括地志云:“今晋州所理平阳故城是也。平阳河水一名晋水也。”放勋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号陶唐。”皇甫谧曰:“尧以甲申岁生,甲辰即帝位,甲午徵舜,甲寅舜代走天子事,辛巳崩,年百一十八,在位九十八年。”其仁如天,

【索隐】:如天之函养也。其知如神。

【索隐】:如神之奇妙也。就之如日,

【索隐】:如日之照临,人咸依就之,若葵藿羡慕以向日也。看之如云。

【索隐】:如云之覆渥,言德化远大而浸润生人,人咸抬看之,故曰如百穀之抬膏雨也。富而不骄,贵而不舒。

【索隐】:舒犹慢也。大戴礼作“不豫”。黄收纯衣,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纯,一作‘纟才’。”骃案:远古冠冕图云“夏名冕曰收”。礼记曰“野夫黄冠”。郑玄曰“纯衣,士之祭服”。

【索隐】:收,冕名。其色黄,故曰黄收,象古质素也。纯,读曰缁。彤车乘白马。能明驯德,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驯,古训字。”

【索隐】:史记“驯”字徐广皆读曰训。训,顺也。言圣德能顺人也。案:尚书作“俊德”,孔安国云“能明用俊德之士”,与此文意别也。以亲九族。九族既睦,便章平民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下云‘便程东作’,然则训平为便也。”骃案:尚书并作“平”字。孔安国曰“平民,百官”。郑玄曰“平民,群臣之父子兄弟”。

【索隐】:古文尚书作“平”,此文盖读“平”为浦耕逆。平既训便,因作“便章”。其今文作“辩章”。古“平”字亦作“便”,音婢缘逆。便则训辩,遂为辩章。邹诞生本亦同也。平民昭明,相符和万国。

乃命羲、和,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重黎之後,羲氏、和氏世掌天地之官。”公理吕刑传云:“重即羲,黎即和,虽别为氏族,而出自重黎也。”案:贤人不独治,必须贤辅,乃命相天地之官,若周礼天官卿、地官卿也。敬顺昊天,公理敬犹恭勤也。元气昊然远大,故云昊天。释天云:“春为苍天,夏为昊天,秋为旻天,冬为上天。”而独言昊天者,以尧能敬天,大,故以昊大言之。

数法【索隐】:尚书作“历象日月”,则此言“数法”,是训“历象”二字,谓命羲和以历数之法不悦目察日月星辰之早晚,以敬授人时也。日月星辰,

【公理】:历数之法,日之甲乙,月之大小,昏明递中之星,日月所会之辰,定其天数,以为一岁之历。敬授民时。

【公理】:尚书考灵耀云:“主春者,张昏中,能够栽稷。主夏者,火昏中,能够栽黍菽。主秋者,虚昏中,能够栽麦。主冬者,昴昏中,能够约束也。”天子视四星之中,知民缓急,故云敬授民时也。分命羲仲,居郁夷,曰旸谷。

【集解】:尚书作“嵎夷”。孔安国曰:“东外之地称嵎夷。日出於旸谷。羲仲,治东方之官。”

【索隐】:旧本作“汤谷”,今并依尚书字。案:淮南子曰“日出汤谷,浴於咸池”,则汤谷亦有他表明矣。又下曰“昧谷”,徐广云“一作‘柳’”,柳亦日入处地名。太史公博采经记而为此史,广记异闻,不消皆依尚书。

盖郁夷亦地之又名也。公理郁音隅。阳或作“旸”。禹贡青州云:“嵎夷既略。”案:嵎夷,青州也。尧命羲仲理东方青州嵎夷之地,日所出处,名曰阳明之谷。羲仲主东方之官,若周礼春官卿。敬道日出,便程东作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敬道出日,平均顺序东作之事,以务农也。”

【索隐】:刘伯庄传皆依古史作平秩音。然尚书大传曰“辩秩东作”,则是训秩为程,言便课其作程者也。

【公理】:道音导。便,程,并如字,後同。导,训也。三春主东,故言日出。耕作在春,故言东作。命羲仲恭勤道训万民东作之事,使有程期。日中,星鸟,以殷中春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日中谓春分之日也。鸟,南方硃鸟七宿也。殷,正也。春分之昏,鸟星毕见,以正仲春之气节。转以推孟、季,则可知也。”

【公理】:下“中”音仲,夏、秋、冬并同。其民析,鸟兽字微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春事既首,丁壮就功,言其民老壮分析也。”乳化曰字。尚书“微”作“尾”字。说云“尾,交接也”。申命羲叔,居南交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夏与春交,此治南方之官也。”

【索隐】:孔注未是。然则冬与秋交,何故下无其文?且东嵎夷,西昧谷,北幽都,三方皆言地,而夏独不言地,乃云与春交,斯不例之甚也。然南方地著名交阯者,或古文略举一字名地,南交则是交阯不疑也。

【公理】:羲叔主南方官,若周礼夏官卿也。便程南为,敬致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为,化也。平序分南方化育之事,敬走其教,以致其功也。”

【索隐】:为依字读。春言东作,夏言南为,皆是耕作营为劝农之事。孔安国强读为“讹”字,虽则训化,注释亦甚纡回也。

【公理】:为音于假逆。命羲叔宜恭勤民事。致其栽殖,使有程期也。日永,星火,以正中夏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永,长也,谓夏至之日。火,苍龙之中星,举中则七星见可知也,以正中夏之节。”马融、王肃谓日长昼漏六十刻,郑玄曰五十五刻。其民因,鸟兽希革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因,谓老弱因就在田之丁壮以助农也。夏时鸟兽毛羽希少改易也。革,改也。”申命和仲,【公理】:和仲主西方之官,若周礼秋官卿也。居西土,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一无‘土’字。以为西者,今天水之西县也。”骃案:郑玄曰“西者,陇西之西,今人谓之兑山”。曰昧谷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一作‘柳谷’。”骃案:孔安国曰“日入于谷而天下冥,故曰昧谷。此居治西方之官,掌秋天之政也”。敬道日入,便程西成。集解孔安国曰:“秋,西方,万物成也。”夜中,星虚,

【索隐】:虚,旧依字读,而邹诞生音墟。案:虚星主坟墓,邹氏或得其理。以正中秋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春言日,秋言夜,互相备也。虚,玄武之中星。亦言七星皆以秋分日见,以正三秋也。”其民平易,鸟兽毛毨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夷,平也。老壮者在田,与夏平也。毨,理也。毛更生清理。”申命和叔;居北方,曰幽都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北称幽都,谓所聚也。”

【索隐】:山海经曰“北海之内有山名幽都”,盖是也。

【公理】:案:北方幽州,阴聚之地,命和叔居理之。北方之官,若周礼冬官卿。便在伏物。

【索隐】:使和叔察北方藏伏之物,谓人畜蕴蓄等冬皆藏伏。尸子亦曰“北方者,伏方也”。尚书作“平在朔易”。今案:大传云“便在伏物”,太史公据之而书。日短,星昴,以正中冬。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日短,冬至之日也。昴,白虎之中星。亦以七星并见,以正冬节也。”马融、王肃谓日短昼漏四十刻。郑玄曰四十五刻,失之。其民燠,鸟兽氄毛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氄音茸。”骃案:孔安国曰“民入室处,鸟兽皆生氄毳细毛以自温也”。岁三百六十六日,以闰月正四时。

【索隐】:夫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是天度数也。而日走迟,一岁一周天;月走疾,一月一周天。日一日走一度,月一日走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。至二十九日半强,月走天一匝,又逐及日而与会。

一年十二会,是为十二月。每月二十九日过半。年分出小月六,是每岁馀六日。又大岁三百六十六日,小岁三百五十五日,举通盘云六十六日。其实一岁唯馀十一日弱。未满三岁,已成一月,则置闰。若三年不置闰,则正月为二月。

九年差三月,则以春为夏。十七年差六月,则四时皆逆。以此四时不正,岁不成矣。故传曰“归馀於终,事则不悖”是也。信饬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古‘敕’字。”百官,多功皆兴。

尧曰:“谁可顺此事?”

【公理】:言将登用之嗣位也。放齐曰:“嗣子丹硃开明。”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放齐,臣名。”

【公理】:放音方去逆。郑玄云:“帝尧胤嗣之子,名曰丹硃,开明也。”案:开,解而达也。帝王纪云:“尧娶散宜氏女,曰女皇,生丹硃。”汲冢纪年云:“后稷放帝子丹硃。

”范汪荆州记云:“丹水县在丹川,尧子硃之所封也。”括地志云:“丹水故城在邓州内乡县西南百三十里。丹水故为县。”尧曰:“吁!顽恶,不消。”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吁,疑怪之辞。”

【公理】:左传云:“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,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。”恶,讼也。言丹硃心既顽嚚,又益争讼,弗成用之。

尧又曰:“谁可者?”讙兜曰:“共工旁聚布功,可用。”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讙兜,臣名。”郑玄曰:“共工,水官名。”

【公理】:兜音斗侯逆。尧曰:“共工善言,其用僻,似恭漫天,弗成。”

【公理】:漫音莫干逆。共工善为说话,有意邪僻也。似於恭敬,罪行漫天,弗成用也。尧又曰:“嗟,四岳,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四岳,四时官,主方岳之事。”

【公理】:嗟叹鸿水,问四岳谁能理也。孔安国云:“四岳,即上羲和四子也。分掌四岳之诸侯,故称焉。”汤汤洪水滔天,浩浩怀山襄陵,集解孔安国曰:“怀,包;襄,上也。”

【公理】:汤音商,今读如字。荡荡,广平之貌。言水奔突有所涤除,地上之物为水漂泊荡荡然。案:怀,藏,包裹之义,故怀为包。释言以襄为驾,驾乘牛马皆在上也。言水襄上乘陵,浩浩盛大,势若漫天。下民其忧郁,有能使治者?”皆曰鲧可。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鲧,臣名,禹父。”尧曰:“鲧负命毁族,弗成。”

【公理】:负音佩,依字通。负,违也。族,类也。鲧性很戾,违负教命,毁败善类,弗成用也。诗云“贪人莠民”也。岳曰:“异哉,试弗成用而已。”

【公理】:异音异。孔安国云:“异,已;已,退也。言馀人尽已,唯鲧可试,无成乃退。”尧於是听岳用鲧。九岁,功用不成。公理尔雅释天云:“载,岁也。夏曰祀,周曰年,唐、虞曰载。”李巡云:“各自纪事,示不相袭也。

”孙热云:“岁,取岁星走一次也。祀,取四时祭祀一讫也。年,取禾穀一熟也。载,取万物终更首也。载者,年之又名,故以载为年也。”案:功用不成,水害不息,故放退也。至明年得舜,乃殛之羽山,而用其子禹也。

尧曰:“嗟!四岳:朕在位七十载,汝能庸命,践朕位?”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言汝诸侯之中有能顺事用天命者,入处吾位,总揽天子之事者乎?”

【公理】:孔安国云:“尧年十六,以唐侯升为天子,在位七十载,时八十六,老将求代也。”岳答曰:“鄙德忝帝位。”

【公理】:四岳皆云,俗气无德,若便走天子事,是辱帝位。言己等不堪也。尧曰:“悉举贵戚及陌生潜在者。”多皆言於尧曰:“有矜在民间,曰虞舜。”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无妻曰矜。”

【公理】:矜,古顽逆。尧曰:“然,朕闻之。其何如?”岳曰:“盲者子。父顽,母嚚,弟傲,能和以孝,烝烝治,不至奸。”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不至於奸恶。”

【公理】:烝,之升逆,进也。言父顽,母嚚,弟傲,舜皆和以孝,进之於善,不至於奸恶也。尧曰:“吾其试哉。”

【公理】:欲以二女试舜,不悦目其理家之道也。於是尧妻之二女,

【公理】:妻音七计逆。二女,娥皇、女英也。娥皇无子,女英生商均。舜物化子,娥皇为后,女英为妃。不悦目其德於二女。

【公理】:视其为德走於二女,以理家而不悦目国也。舜饬下二女於妫汭,

【集解】:孔安国曰:“舜所居妫水之汭。”

【索隐】:列女传云二女长曰娥皇,次曰女英。系本作“女莹”。大戴礼作“女匽”。皇甫谧云:“妫水在河东虞乡县历山西。汭,水涯也,犹洛汭、渭汭然也。”

【公理】:饬音敕。下音胡亚逆。汭音芮。舜能整洁二女以义理,下二女之心於妫汭,使走妇道於虞氏也。括地志云:“妫汭水源出蒲州河东南山。

许慎云:‘水涯曰汭。’案:地记云‘河东郡青山东山中有二泉,下南流者妫水,北流者汭水。二水异源,相符流出谷,西注河。妫水北曰汭也’。又云‘河东县二里故蒲坂城,舜所都也。城中有舜庙,城外有舜宅及二妃坛’。”如妇礼。尧善之,乃使舜慎和五典,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五典,五教也。盖试以司徒之职。”五典能从。乃遍入百官,百官时序。宾於四门,四门穆穆,诸侯远方来宾皆敬。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四门,四方之门。诸侯群臣朝者,舜宾迎之,皆有美德也。”尧使舜入山林【索隐】:尚书云“纳于大麓”,穀梁传云“林属於山曰麓”,是山足曰麓,故此以为入山林不迷。

孔氏以麓训录,言令舜大录万几之政,与此分歧。川泽,暴风雷雨,舜走不迷。尧以为圣,召舜曰:“女谋事至而言可绩,三年矣。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三年者,宾四门之後三年也。”女登帝位。”舜让於德不怿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音亦。今文尚书作‘不怡’。怡,怿也。”

【索隐】:古文作“不嗣”,今文作“不怡”,怡即怿也。谓辞让於德不堪,因而心意不满怿也。俗本作“泽”,误尔,亦当为“怿”。正月上日,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上日,朔日也。”

【公理】:郑玄云:“帝王易代,莫不改正。尧正建丑,舜正建子,此时未改,故依尧正月上日也。”舜受终於文祖。文祖者,尧大祖也。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文祖者,五府之大名,犹周之明堂。”

【索隐】:尚书帝命验曰:“五府,五帝之庙。苍曰灵府,赤曰文祖,黄曰神斗,白曰显纪,暗曰玄矩。唐虞谓之五府,夏谓世室,殷谓重屋,周谓明堂,皆祀五帝之所也。”公理舜受尧终帝之事於文祖也。

尚书帝命验云:“帝者承天立五府,以尊天重象也。五府者,黄曰神斗。”注云:“唐虞谓之天府,夏谓之世室,殷谓之重屋,周谓之明堂,皆祀五帝之所也。文祖者,赤帝熛怒之府,名曰文祖。火精清明,文章之祖,故谓之文祖。周曰明堂。

神斗者,黄帝含枢纽之府,名曰神斗。斗,主也。土精澄静,四走之主,故谓之神斗。周曰太室。显纪者,白帝招拒之府,名显纪。

纪,法也。金精断割万物,故谓之显纪。周曰总章。玄矩者,暗帝汁光纪之府,名曰玄矩。矩,法也。水精玄味,能权轻重,故谓之玄矩。周曰玄堂。灵府者,苍帝灵威抬之府,名曰灵府。周曰青阳。”

於是帝尧老,命舜摄走天子之政,以不悦目天命。舜乃在璿玑玉衡,以齐七政。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璿玑,玉衡,浑天仪也。七政,日月五星也。”

【公理】:说文云:“璿,赤玉也。”案:舜虽受尧命,犹不自安,更以璿玑玉衡以正天文。玑为运转,衡为横箫,运玑使动於下,以衡看之,是王者正天文器也,不悦目其齐与不齐。今七政齐,则己受禅为是。

蔡邕云:“玉衡长八尺,在线新闻孔径一寸,下端看之,以视星宿,并县玑以象天,而以衡看之,转玑窥衡,以知星宿。玑径八尺,圆周二丈五尺而强也。”郑玄云:“运转者为玑,持正者为衡。”

尚书大传云:“政者,齐中也。谓春秋冬炎天文地理人道,因而为政也,道正而万事顺成,故天道政之大也。”遂类于天主,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礼祭天主于圜丘。”

【公理】:五经异义云:“非时祭天谓之类,言以事类告也。时舜告摄,专门祭也。”王制云:“天子将出,类于天主。”郑玄云:“昊天天主谓天皇大帝,北辰之星。”禋于六宗,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六宗,星、辰、司中、司命、风师、雨师也。”骃案:六宗义多矣。愚谓郑说为长。

【公理】:周语云“精意以享曰禋”也。孙热云:“禋,絜敬之祭也。”案:星,五纬星也。辰,日月所会十二次也。司中、司命,文昌第五、第四星也。风师,箕星也。雨师,毕星也。孔安国云:“四时寒暑也,日月星也,水旱也。”

礼祭法云:“埋少牢於大昭,祭时也。禳祈於坎坛,祭寒暑也。王宫,祭日也。夜明,祭月也。幽禜,祭星。雩禜,祭水旱也。”司马彪续汉书云:“安帝立六宗,祀於洛阳城西北亥地,礼比大社。

魏因之。至晋初,荀顗言新祀,以六宗之神诸家说分歧,乃废之也。”看于山川,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名山大川。”

【公理】:看者,遥看而祭山川也。山川,五岳、四渎也。尔雅云:“梁山,晋看也。”辩于群神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辩音班。”骃案:郑玄曰“群神若丘陵坟衍”。

【公理】:辩音遍。谓祭群神也。揖五瑞,择吉月日,见四岳诸牧,班瑞。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揖,敛也。五瑞,公侯伯子男所执,以为瑞信也。尧将禅舜,使群牧敛之,使舜亲去班之。”公理揖音集。周礼典瑞云:“王执镇圭,尺二寸。公执桓圭,九寸。侯执信圭,七寸。

伯执躬圭,五寸。子执穀璧,男执蒲璧,皆五寸。言五瑞者,王不在中也。”孔文祥云:“宋末,会稽修禹庙,於庙庭山土中得五等圭璧百馀枚,形与周礼同,皆短小。

此即禹会诸侯於会稽,执以礼山神而埋之。其璧今犹有在也。”岁二月,东巡狩,至於岱宗,祡,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舜受终後五年之二月。”郑玄曰:“建卯之月也。祡祭东岳者,考绩。祡,燎也。”

【公理】:案:既班瑞群后即东巡者,守土之诸侯会岱宗之岳,焚柴告至也。王者巡狩,以诸侯自专一国,威福任己,恐其壅遏上命,泽不下贱,故巡走问人疾苦也。

习惯通云:“太,山之尊者,一曰岱宗,首也,长也,万物之首,阴阳交代,故为五岳之长也。”案:二月,仲月也。仲,中也,言得其中也。看秩於山川。

【公理】:乃以秩看祭东方诸侯境内之名山大川也。言秩者,五岳视三公,四渎视诸侯。遂见东方君长,相符时月正日,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协正四时之月数及日名,备有失误。”

【公理】:既见东方君长,乃相符同四时气节,月之大小,日之甲乙,使齐一也。周礼:“太史掌正岁年以序事,颁正朔於邦国。”则节气晦朔皆天子颁之。犹恐诸侯国异,或不齐同,因巡狩相符正之。

同律度量衡,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律,音律;度,丈尺;量,斗斛;衡,斤两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律之十二律,度之丈尺,量之斗斛,衡之斤两,皆使天下相通,无制度长短轻重异也。

汉律历志云:“虞书云‘同律度量衡’,因而齐远近,立民信也。律有十二,阳六为律,阴六为吕。

律以统气类物,一曰黄锺,二曰太蔟,三曰姑洗,四曰蕤宾,五曰夷则,六曰无射。吕以旅阳宣气,一曰林锺,二曰南吕,三曰答锺,四曰大吕,五曰夹锺,六曰中吕。度者,分、寸、尺、丈、引也,因而度长短也。

本首黄锺之管长,以子穀秬黍中者一黍为一分,相等为一寸,十寸为尺,十尺为丈,十丈为引,而五度审矣。量者,龠、相符、升、斗、斛也,因而量多少也。

本首黄锺之龠,以子穀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为一龠,相符龠为相符,十相符为升,十升为斗,十斗为斛,而五量嘉矣。衡权者,铢、两、斤、钧、石也,因而称物轻重也。

本首於黄锺之重,一龠容千二百黍,重十二铢,二十四铢为两,十六两为斤,三十斤为钧,四钧为石,而五权谨矣。衡,平也。权,重也。”

脩五礼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吉、恶、宾、军、嘉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周礼“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祇,以恶礼悲邦国之忧郁,以宾礼亲邦国,以军礼同邦国,以嘉礼亲万民”也。

尚书尧典云“类于天主”,吉礼也;“如丧考妣”,恶礼也;“群后四朝”,宾礼也;大禹谟云“汝徂征”,军礼也;尧典云“女于时”,嘉礼也。女音女虑逆。

五玉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即五瑞也。执之曰瑞,陈列曰玉。”

三帛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三孤所执也。”郑玄曰:“帛,因而荐玉也。必三者,高阳氏後用赤缯,高辛氏後用暗缯,其馀诸侯皆用白缯。”

【公理】:孔安国云:“诸侯世子执纁,公之孤执玄,附庸之君执黄也。”案:三统纪推伏羲为天统,色尚赤。神农为地统,色尚暗。黄帝为人统,色尚白。少昊,黄帝子,亦尚白。故高阳氏又天统,亦尚亦。尧为人统,故用白。

二生【公理】:羔、雁也。郑玄注周礼大宗伯云:“羔,小羊也,取其群不失其类也。雁,取其候时而走也。卿执羔,医生执雁。”案:羔、雁性驯,可生为贽。

一物化【公理】:雉也。马融云:“一物化雉,士所执也。”案:弗成生为贽,故物化。雉,取其守介物化不失节也。

为挚,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挚:二生,羔、雁,卿医生所执;一物化,雉,士所执。”

【公理】:挚音至。贽,执也。郑玄云:“贽之言至,因而自致也。”韦昭云:“贽,六贽:孤执皮帛,卿执羔,医生执雁,士执雉,庶人执鹜,工商执鸡也。”如五器,卒乃复。集解马融曰:“五器,上五玉。五玉礼终则还之,三帛已下不还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卒音子律逆。复音伏。五月,南巡狩;八月,西巡狩;十一月,北巡狩:皆如初。

归,至于祖祢庙,【公理】:祢音乃礼逆。何息云:“生曰父,物化曰考,庙曰祢。”用特牛礼。五岁一巡狩,群后四朝。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巡狩之年,诸侯见於方岳之下。其间四年,四方诸侯分来朝於京师也。

”遍告以言,【公理】:遍音遍。言遍告天子治理之言也。明试以功,车服以庸。

【公理】:孔安国云:“功成则锡车服,以外显其能用也。”肇十有二州,决川。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禹平水土,置九州。舜以冀州之北远大,分置并州。燕、齐辽远,分燕置幽州,分齐为营州。於是为十二州也。”

郑玄曰:“更为之定界,濬水害也。”

象以典刑,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言咎繇制五常之刑,无犯之者,但有其象,无其人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孔安国云:“象,法也。法用常刑,用不越法也。”

流宥五刑,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流,放;宥,宽也。一曰小少,二曰老耄,三曰蠢愚。五刑,墨、劓、剕、宫、大辟。”

【公理】:孔安国云:“以流放之法宽五刑也。”郑玄云:“三宥,一曰弗识,二曰偏差,三曰遗忘也。”

鞭作官刑,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为辨治官事者为刑。”

扑作教刑,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扑,槚楚也。扑为教官为刑者。”金作赎刑。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金,黄金也。意善功恶,使出金赎罪,坐不戒慎者。”

眚灾过,赦;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眚灾,为人作患害者也。偏差,虽有害则赦之。

”怙终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一作‘多’。”贼,刑。

【集解】:郑玄曰:“怙其奸邪,终身以为残贼,则用刑之。”钦哉,钦哉,惟刑之静哉!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今文云‘惟刑之谧哉’。尔雅曰‘谧,静也’。”

【索隐】:注“惟形之谧哉”,案:古文作“恤哉”,且今文是伏生口诵,恤谧声近,遂作“谧”也。

讙兜进言共工,【公理】:讙兜,浑沌也。共工,穷奇也。鲧,檮杌也。三苗,饕餮也。左传云“舜臣尧,流四恶,投诸四裔,以御魑魅”也。

尧曰弗成而试之工师,【公理】:工师,若今大匠卿也。共工果淫辟。

【公理】:匹亦逆。四岳举鲧治鸿水,尧以为弗成,岳彊请试之,试之而无功,故平民未便。

三苗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国名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左传云自古诸侯不消王命,虞有三苗,夏有不悦目扈。孔安国云:“缙云氏之後为诸侯,号饕餮也。”吴首云:“三苗之国,左洞庭而右彭蠡。”案:洞庭,湖名,在岳州巴陵西南一里,南与青草湖连。

彭蠡,湖名,在江州浔阳县东南五十二里。以天子在北,故洞庭在西为左,彭蠡在东为右。今江州、鄂州、岳州,三苗之地也。在江淮、荆州

【公理】:淮,读曰汇,音胡罪逆,今彭蠡湖也。本属荆州。尚书云“南入于江,东汇泽为彭蠡”是也。数为乱。

於是舜归而言於帝,请流共工於幽陵,【集解】:马融曰;“北裔也。”

【公理】:尚书及大戴礼皆作“幽州”。括地志云:“故龚城在檀州燕笑县界。故老传云舜流共工幽州,居此城。”神异经云:“西北荒有人焉,人面,硃佛,蛇身,人手足,而食五穀禽兽,顽愚,名曰共工。”以变北狄;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变,一作‘燮’。”

【索隐】:变谓变其形及衣服,同於夷狄也。徐广云作“燮”。燮,和也。

【公理】:言四恶流四裔,各於四夷放共工等为中国之习惯也。放驩兜於崇山,集解马融曰:“南裔也。”

【公理】:神异经云:“南方荒中有人焉,人面鸟喙而有翼,两手足扶翼而走,食海中鱼,为人很恶,不畏风雨禽兽,犯物化乃息,名曰驩兜也。”

以变南蛮;迁三苗於三危,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西裔也。”

【公理】:括地志云:“三危山有三峰,故曰三危,俗亦名卑羽山,在沙州敦煌县东南三十里。”神异经云:“西荒中有人焉,面现在手足皆人形,而胳下有翼不克飞,为人饕餮,淫逸无理,名曰苗民。”又山海经云大荒北经“暗水之北,有人有翼,名曰苗民”也。以变西戎;殛鲧於羽山,

【集解】:马融曰:“殛,诛也。羽山,东裔也。”

【公理】:殛音纪力逆。孔安国云:“殛,窜,放,流,皆诛也。”括地志云:“羽山在沂州临沂县界。”神异经云:“东方有人焉,人形而身多毛,自解水土,知通塞,为人自用,欲为欲息,皆云是鲧也。”以变东夷:四罪而天下咸服。

尧立七十年得舜,二十年而老,令舜摄走天子之政,荐之於天。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。

【集解】:徐广曰:“尧在位凡九十八年。”骃案:皇览曰“尧冢在济阴城阳。刘向曰‘尧葬济阴,丘垅皆小’。吕氏春秋曰‘尧葬穀林’。”皇甫谧曰“穀林即城阳。尧都平阳,於诗为唐国”。

【公理】:皇甫谧云:“尧即位九十八年,通舜摄二十八年也,凡年百一十七岁。”孔安国云:“尧寿百一十六岁。”括地志云:“尧陵在濮州雷泽县西三里。郭缘生述征记云‘城阳县东有尧冢,亦曰尧陵,有碑’是也。”括地志云:“雷泽县本汉城阳县也。”平民悲悲,如丧父母。

三年,四方莫举笑,【公理】:尚书“三载,四海遏密八音”是也。以思尧。尧知子丹硃之不肖,【索隐】:郑玄云:“肖,似也。不似,言不如父也。”皇甫谧云:“尧娶散宜氏之女,曰女皇,生丹硃。又有庶子九人,皆不肖也。”不及授天下,於是乃权授舜。

【索隐】:父子继立,常道也。求贤而禅,权道也。权者,变态而相符道。

【公理】:五帝官天下,老则禅贤,故权试舜也。授舜,则天下得其利而丹硃病;授丹硃,则天下病而丹硃得其利。尧曰“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”,而卒授舜以天下。尧崩,三年之丧毕,舜让辟丹硃於南河之南。

【集解】:刘熙曰:“南河,九河之最在南者。”

【公理】:括地志云:“故尧城在濮州鄄城县东北十五里。竹书云昔尧德衰,为舜所囚也。又有偃硃故城,在县西北十五里。

竹书云舜囚尧,复偃塞丹硃,使不与父相见也。”案濮州北临漯,大川也。河在尧都之南,故曰南河,禹贡“至于南河”是也。其偃硃城所居,即“舜让避丹硃於南河之南”处也。诸侯朝觐者不之丹硃而之舜,狱讼者不之丹硃而之舜,讴歌者不讴歌丹硃而讴歌舜。

舜曰“天也”,夫而後之中国践天子位焉,【集解】:刘熙曰:“天子之位弗成旷年,於是遂逆,格于文祖而当帝位。帝王所都为中,故曰中国。”是为帝舜。

译文:帝尧,就是放勋。他仁德如天,灵敏如神。挨近他,就像太阳相通温暖人心;抬看他,就像云彩清淡覆润大地。他富有却不傲岸,高贵却不纵容。他戴的是黄色的帽子,穿的是暗色衣裳,朱红色的车子驾着白马。他能亲爱有善德的人,使同族九代相亲相喜欢。同族的人既已亲善,又去考察百官。百官政绩昭著,各方诸侯邦国都能亲善相处。

帝尧命令羲氏、和氏,按照上天的意旨,按照日月的出没、星辰的位次,制定历法,郑重地教给民多从事生产的节令。另外命令羲仲,住在郁夷,谁人地方叫旸谷,恭敬地欢迎日出,别离步骤安排春季的耕作。春分日,白昼与暗夜相通长,朱雀七宿中的星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,据此来确定仲春之时。这时候,民多松散劳作,鸟兽生育交尾。又命令羲叔,住在南交,别离步骤安排夏日的农活儿,郑重地干益。夏至日,白昼最长,苍龙七宿中的心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,据此来确定仲夏之时。这时候,民多就居高处,鸟兽毛羽稀奇。又命令和仲,居住在西土,那地方叫做昧谷,恭敬地送太阳落下,有步骤地安排秋天的收获。秋分日,暗夜与白昼相通长,玄武七宿中的虚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,据此来确定仲秋之时。这时候,民多移居平地,鸟兽新生新毛。又命令和叔,住在北方,那地方叫做幽都,仔细安排益冬季的珍藏。冬至日,白昼最短,白虎七宿中的昴宿初昏时出现在正南方,据此来确定仲冬之时。这时候,民多进屋取暖,鸟兽长满细毛。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,用置闰月的手段来校正春夏秋冬四季。帝尧诚实地告诫百官各守其职,各栽事情都办首来了。

尧说:“谁能够继承吾的这个事业?”放齐说:“你的儿子丹朱通达事理。”尧说:“哼!丹朱么,他这小我愚顽、阴险,不克用。”尧又问道:“那么还有谁能够?”驩兜说:“共工普及地荟萃民多,做出了业绩,能够用。”尧说;“共工益讲时兴话,专一不正,貌似恭敬,欺骗上天,不克用。”尧又问:“唉,四岳啊,现在洪水滔天,浩浩荡荡,围困了高山,漫上了丘陵,民多万分愁苦,谁能够派去治理呢?”行家都说鲧能够。尧说:“鲧违背天命,毁败同族,不克用。”四岳都说:“就任用他吧,试试弗成,再把他撤失踪。”尧因此遵命了四岳的提出,任用了鲧。鲧治水九年,也异国取得收获。

尧说:“唉!各位首领,吾在位已经七十年了,你们谁能顺答天命,接替吾的帝位?”四岳回答说;“吾们的德走鄙陋得很,不敢污染帝位。”尧说:“那就从一切同姓异姓远近大臣及隐居者当中推举吧。”行家都对尧说:“有一个未婚汉流寓在民间,叫虞舜。”尧说:“对,吾听说过,他这小我怎么样?”四岳回答说;“他是个盲人的儿子。他的父亲拙笨,母亲执拗,弟弟傲岸,而舜却能与他们亲善相处,尽孝悌之道,把家治理益,使他们不至于走向阴险。”尧说:“那吾就试试他吧。”于是尧把两个女儿嫁给他,从两个女儿身上不悦目察他的德走。舜让她们降下高贵之心住到妫河边的家中去,按照为妇之道。尧认为如许做很益,就让舜试任司徒之职,郑重地理顺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这五栽伦理道德,人民都按照不违。尧又让他参与百官的事,百官的事因此变得整齐洁整。让他在明堂四门接待来宾,四门处处亲善,从远方来的诸侯来宾都恭恭敬敬。尧又派舜进入山野丛林大川草泽,遇上暴风雷雨,舜也异国迷路误事。尧更认为他相等聪明,很有道德,把他叫来说道:“三年来,你处事邃密,说了的话就能做到。现在你就登临天子位吧。”舜虚心说本身的德走还不足,不愿批准帝位。正月初一,舜在文祖庙批准了尧的禅让。文祖也就是尧的太祖。

这时,尧年事已高,让舜代理天子之政事,借以不悦目察他做天子是否相符天意。舜于是经由过程不悦目测北斗星,来考察日、月及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星的运走是否有变态,接着举走一时仪式祭告天主,用把祭品放在火上烧的仪式祭祀天地四时,用遥祭的仪式祭祀名山大川,又远大地祭祀了各路神祗。他搜集首公侯伯子男五等侯爵所持桓圭、信圭、躬圭、谷璧、蒲璧五栽玉制符信,选择良月吉日,召见四岳和各州州牧,又颁发给他们。二月,舜去东方巡视,到泰山时,用烧柴的仪式祭祀东岳,用遥祭的仪式祭祀各地的名山大川。接着,他就召见东方各诸侯,妥洽校正四时节气、月之大小、日之甲乙,同一音律和长度、容量、重量的标准,修明吉、恶、宾、军、嘉五栽礼仪,规定诸侯用五栽圭壁、三栽彩缯,卿医生用羊羔、大雁二栽动物,士用物化雉行为朝见时的礼物,而五栽圭璧,朝见典礼完毕以后仍还给诸侯。五月,到南方巡视;八月,到西方巡视;十一月,到北方巡视:都像首初到东方巡视时相通。回来后,告祭祖庙和父庙,用一头牛作祭品。以后每五年巡视一次,在其间的四年中,各诸侯国君按期来京师朝见。舜向诸侯们远大地陈述治国之道,按照业绩清新地进走考察,按照功劳赐给车马衣服。舜最先把天下划分为十二个州,运动河川。规定按照平常的责罚来执法,用流放的手段宽减刺字、割鼻、断足、阉割、杀头五栽责罚,官府里治事用鞭子施刑,学府哺育用戒尺责罚,罚以黄金可用作赎罪。因灾难而造成偏差的,予以赦免;死板己见、坚持为害的要施以责罚。郑重啊,郑重啊,可要郑重行使责罚啊!

驩兜曾举荐过共工,尧说“弗成”,而驩兜照样试用他做工师,共工自然纵容邪僻。四岳曾推举鲧去治理洪水,尧说“弗成”,而四岳硬说要试试看,试的效果是异国收获,因而百官都以为不正当。三苗在江、淮流域及荆州一带多次倒戈。这时舜巡视回来向尧帝通知,乞求把共工流放到幽陵,以便转折北狄的习惯;把驩兜流放到崇山,以便转折南蛮的习惯;把三苗迁徙到三危山,以便转折西戎的习惯。把鲧流放到羽山,以便转折东夷的习惯:责罚了这四个罪犯,天下人都悦服了。

尧在位七十年得到舜,又过二十年因大哥而告退,让舜代走天子政务,向上天举荐。尧让出帝位二十八年后物化。平民哀伤哀伤,如同物化了生身父母清淡。三年之内,四方各地异国人奏笑,为的是悼念帝尧。尧晓畅本身的儿子丹朱不贤,不配传给他天下,因此才暂时试着让给舜。让给舜,天下人就都得到益处而只对丹朱一人不幸;传给丹朱,天下人就会遇难而只有丹朱一人得到益处。尧说:“吾毕竟不克使天下人受害而只让一人得利”,因而最后照样把天下传给了舜。尧物化后,三年服丧完毕,舜把帝位让给丹朱,本身躲到了南河的南岸。诸侯前来朝觐的不到丹朱那里去却到舜这边来,打官司的也不去找丹朱却来找舜,赞颂功德的,不去赞颂丹朱却来赞颂舜。舜说“这是天意呀”,然后才到了京都,登上天子之位,这就是舜帝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0-04-26 09:46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黄骅市仍咝食品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